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因为什么开始的 写下片语的同时 又有跟多话语在肢解 最后抓住的是否又真实 作为一个文笔很差还爱叨逼的抑郁症患者 真是糟糕 

可我必须写 因为我记不住

一直觉得软弱的人才写日记 以前很讨厌 后来不得不写 因为有我害怕忘记的事 现在开始有点依赖 哪怕胡说八道一通也好

我讨厌抑郁症这个词 我到底有没有病呢 所有的测试结果都那么可怕 但我又能流畅的平静的带着笑的说完所有的事 假装在某句末加以停顿 或是深呼吸好像难以启齿的样子 如此的 内心依旧没有任何感受

我想找回以前的感觉 虽然我一点也不想要  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那些平常的 不可知的 只是一个词 就会触到我某根不对头的神经   连着胃里那团恶心的东西让我喘不过气   

大多数时间我还是照常的冷漠 对身边的人或事都漠不关心 偶尔还是会伪装一下 在别人伤心时生硬的关心一下 有就比没有好 反正大多数人之间的关系就这样 再怎么虚伪的善意都不会当面戳穿的

在片刻的同情惋惜后 我就开始兴奋 隔岸观火的感觉真是棒 反正这次被打的受伤的发疯的哭哭啼啼无理取闹的都不是我 看别人痛苦挣扎反而更能治愈我  看着那些狰狞扭曲丑陋又绝望的脸 别人眼中的我就是这样的吧 丑陋的都不想触碰

我现在明白了 也学会了

无病呻吟的人太多 比如现在的我 那些真的伤痕累累的人我也无能为力 改变人的想法是最难的 叹息 无奈 最后我选择什么都不做 从事件中抽身 冷眼旁观 从受害者变成了可恨的施暴者

评论
热度(1)

© 不给我椰子就敲掉你脑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