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 那之后我很怕见到他,尽量躲着他,不然就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他发短信问我,为何像杀父仇人般躲着他。我说没有啊,他也没再回。当时以为他还是有点在意我的 。可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他可能只是对我的抱怨,为何他对我这么好我却无视他,为何觉得能做朋友的人突然就不理不睬了 。 嗯 就是这样。

评论

© 不给我椰子就敲掉你脑袋 | Powered by LOFTER